識字份子
2 supporters
返工未夠一個月有花紅 立法會議員創筍工

返工未夠一個月有花紅 立法會議員創筍工

Sep 21, 2022

很多香港記者已不看"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南華早報》,受訪者和所謂學者全是同一立場(一篇文訪問幾個大陸「學者」,香港主要是劉兆佳,問來作啥?)若不是某些緣故,我也不看,但偶然也可搭獲一些有用消息。

八月二十八日,南華早報有隻自己故,令人知道香港立法會議員的道德觀念如何創新低。

法律界議員林新強三位助理,獲聘後兩周,合共獲發三萬四千元花紅,假設平均分,每人獲逾一萬元。

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農曆新年給六個職員五千元利是,稱他們勤力工作多年,每人所得利是不超過一個月的人工。(南早內文沒說清楚是否每人五千元,抑或總額。)

鄕議局劉業強有九名員工,在一月二十八日給其中兩人合共二萬六千元,獎勵兩人「過去的表現」。

當中以林新強的做法最令人咋舌,他的立法會議員任期今年一月一日開始,但他向南早記者解釋,得到花紅的三位員工,在去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今年一月一日期間,「自願協助所有有關立法會的事務,包括準備議辦、全部文書工作,亦不介意超時工作,務求協助他盡快適應立法會工作」。

前立法會會計界議員梁繼昌指聞所未聞,通常議員在年底才給職員花紅。蔡子強稱,三位議員提早給花紅,雖然沒有違反指引,但影響公眾對他們使用公帑的觀感。

面對外間質疑,林新強補鑊,指其助理的工作只涉及立法會,「完全和選舉無關」。

喂,林生,你一月一日才上任,你上任前三位員工為你的付出,怎麼用你在一月一日後才有資格領的公帑給他們花紅?他們也是一月一日起才正式成為議辦職員!你想向他們表示心意,應用你自己的錢!你一時說他們十二月競選期間至上任前義務為你工作,一時又話他們的工作只涉及立法會相關事務,完全不涉選舉,但一月一日才上任喎?

林新強操守早令人惻目。

《明報》二零二二年二月三日刊出專訪,再次表示「不後悔曾說『共產黨好偉大』,至今仍認為法官是『治港者』」,配稿標題為《稱不影響愛國情懷 方便子女升學 不擬棄居英權》,訪問當天,他表明未有計劃放棄英國護照,「主要想方便子女升學,他最年幼的子女現就讀小學,將來可能到英國升學,故仍需要英國護照。」

方便子女去英國升學的意思,其實最主要指可交本地生學費,以及得到其他各項優惠,林新強擺明是享盡香港納稅人和英國國民優惠,無恥之極!

他既認為共產黨偉大,英國政府應該審視他是否構成國家安全,審視他能否續持英國護照,尤其中共国已數次公開表示對俄羅斯的支持。

《明報》配稿全文

林新強曾任律師會會長,2014年被會員罷免後辭職,對於當年的爭議言論,他不後悔曾說「共產黨好偉大」,至今仍認為法官是「治港者」。他參選立法會議員時申報持有英國護照,現在未有計劃放棄,稱居英權絕不影響他的愛國情懷。

不後悔說「共黨偉大」仍認為法官是「治港者」

2014年中央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林新強當時稱白皮書指法官是「治港者」不影響司法獨立,又說「覺得共產黨好偉大」,最終律師會會員對他的不信任動議獲大比數通過,林最後辭職。事隔7年當選法律界議員,林新強稱「多謝選民再繼續接受我,給機會我服務業界」。他對當年言論不感後悔,立場至今未改,強調只是政治敏感度不足,解釋不清楚。他認為法官判決對社會影響很大,首席法官在大型政府活動中亦會與特首一同上台,因此廣義而言法官「肯定是治港者」。

林新強1990年代循居英權計劃取得英國護照,目前未打算放棄。他解釋申請居英權主要想方便子女升學,他最年幼的子女現就讀小學,將來可能到英國升學,故仍需要英國護照。儘管法例容許部分功能界別議員持外國護照,但是否符合「愛國者治港」的標準,他回應指參選時已通過資審委審批。

2014年 南早 報道節錄

Ambrose Lam courted triumph, controversy as Law Society leader

by Jeffie Lam , SCMP

Published: 4:00am, 15 Aug, 2014

Lam, a partner in the law firm Lam, Lee & Lai, went on to describe the Communist Party as "great" in a radio interview - without informing the society's council beforehand.

As the newly elected president, he told journalists at a media gathering in June last year that he would contact organisers of the group "to see what legal assistance they would need". 

"I am angry that many people are disrupting the social order and the rule of law by abusing the name of justice," Lam told journalists, without mentioning Occupy Central by name.

Enjoy this post?

Buy 識字份子 a coffee

More from 識字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