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mak
19 supporters

Jun 01, 2024

寫極簡生活提過囤積,這次深入探討囤積行為極端成病,因為發現問題普遍,巳經從個人、家庭、擴大至成為社會問題,甚而盛行於多個國家。

囤積是一種習慣,若囤積情況嚴重,囤積者(hoarder) 很可能巳患上「囤積症」(Hoarder Disorder)。根據「國際強迫症基金囤積中心」(International OCD Foundation Hoarding Centre) 製定的「雜亂評級圖像」(Clutter Image Rating),治療師或住戶據此可自行評斷家居囤積狀況屬1至9級何種程度。如評級是#4或以上,中心鼓勵住戶尋求專業協助。

水彩速寫根據照片畫成。今年3月3日,我鑽進雜物堆,要移開障礙物才找到立足點拍照。這個住宅單位面積約33平方米,現在看到的只1/3空間。我背後有張老舊的鐵質雙層床,不止床底,床與床間,上格床直至天花板都堆滿雜物。速寫框外看不見的右方有兩個大衣櫃,櫃門和門把都掛滿東西,櫃前橫七豎八放置了一堆包包。速寫框外左方放了幾個大小不一的旅行箱,以及一個高度及胸的雜物架。戶主面前灰黑色的毛氈下是八九張大小不一巳收好的摺枱,成為分隔主要囤物區與生活空間的矮牆,而矮牆以外放了一張窄小的睡床。

主要囤物區以前是睡房和客飯廳所在,是兩老和子孫三代節假日聚餐的地方。自從老伴過身,經歷種種社會大變,家庭團聚不再,只剩兩母女共住,阿媽睡露台,阿女睡在屋內通道。露台雖有玻璃窗擋風,大冬天仍寒,阿媽說睡露台不是問題,她愛開窗睡覺,讓空氣流通。露台距離主要囤物區較遠,睡床對住廁所。由於大部分空間巳被阿女用來囤物,阿媽的衣物只好掛在露台。雖然一屋雜物沒臭味,經阿媽天天辛勤打掃至今未發現蟑螂,我覺得雜亂程度巳屬#5級。

玻璃門大櫃裡疊得尚算整齊的一瓶瓶是阿女的健康食品和護膚品,櫃外一袋二袋漲鼓鼓的膠袋,層層疊的文件膠套,一堆堆紙手抽,綠色拉上拉鏈的巨大膠袋,疊起的大紙箱外皮有著各種家電的圖畫......內容物究竟是什麼?這個不重要,重要是依附於物品的心事。

~物品依附囤積者的心事~

權威機構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2013年發表的「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首次將囤積症歸入精神病,並公布五項界定準則﹕

1/ 持續地難以丟掉物品,持續地難以跟物品分離

2/感覺自己需要留存這些物品,即使不知道要來做什麼

3/生活空間被佔據,東西大量堆積到根本無法使用,可能以為巳用完就再買

4/社會功能、職業功能、人際功能、自我照顧功能受損

5/沒有其他疾病(如失智、弱能)

其後,也是2013年,英國國民醫療服務系統(NHS)正式承認囤積行為(Hoarding)是一種心理障礙(Psychological Disorder),並制定治療指引。2018年,世衛效法。從此人們開始知道這種「癖好」關乎精神健康。

英國《衛報》2023年引述多項研究,估計全球有2-6%人口患囤積症。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估計美國每25人中就有1人是囤積者,人數超過1000萬。以此比率推算,香港亦有近30萬囤積者。

根據《日本時報》報道﹕醫生護士教授老師都是囤積症高危族,壓力大與長工時每每令他們下班後沒動力整理家居。而高齡人士尤其獨居長者更因不便出門丟垃圾而加劇囤積;還有是日本嚴格執行垃圾分類和限定日子丟掉某類廢物,困擾長者。九州大學精神科病理學系中尾智博教授指出,父母影響也是因素,日本社會的「80/50」(歲數)現象不是少數,即老年父母持續照顧失業在家的大齡子女,待父母過世,子女不打掃和洗衫的大有人在。他們亦可能繼承了父母巳有的囤積行為。尤其現今世界經濟不景,大家心態每多覺得東西留著,可應付不時之需。香港肯定也有「啃老族」,更多是迫不得巳,樓價高漲,租屋亦不便宜,由於經濟困難,很多人長期與父母同住,任何一方是囤積者,都會對另一方造成壓力。

《衛報》引述研究指出,50%囤積症患者有近親習慣囤積。速寫中的阿媽一直埋怨阿女霸佔空間,「廁所一樽二樽全部不是我的,我一塊番梘就搞定......」某天大家意外發現她們家的廚房吊架一盒盒疊到上天花的,原來是阿媽多年「珍藏」,包括8個電水壼、9個保溫杯、10個神佛像、11打飯碗、12包一次性筷子、13筒紙捲「神沙」、14袋卡式帶、15紥不織布袋、16包垃圾袋......這位阿媽一直愛去垃圾房「尋寶」。成長於匱乏年代,可以理解她惜物,常常人棄我取,加以清理,包好放妥,希望有日幫到有需要的人。

很多囤積者自辯是「收藏者」,香港精神科專科醫生黃璐璐解釋﹕「收藏者的東西會整理得比較有條理,囤積者的東西則凌亂不堪,使居所無法發揮正常功能。」這位阿媽是收藏者。

我試用「藏品」,有些仍是兩腳插頭,肯定有點歷史。A煲水滾發出臭膠味,B煲手柄過熱有危險,C煲若不裝滿就發出怪聲,D煲蓋不牢,水快涼,E煲電線太短,F煲按刻度裝水,水滾溢出......現代物資供應過剩,小家電售價大降,但設計、造工和品質檢查倒退,使用周期極短,製造大量廢品,正中商家刺激羊群不斷消費的詭計。

那些卡式帶不乏粵劇戲寶,怎播放?後來在屋內找到一部阿媽自己也忘了的古董卡式錄播機,仍可用,但轉速慢了,同時卡式帶磁粉剥落,炒豆聲拉牛上樹。神佛像究竟開了光沒有?信的人不會隨便領回家,不信的哪會拿造工粗糙的來當擺設。我覺得以環保為名,經常隨商品贈送,印滿各種商標與宣傳的不織布袋最不環保。還有管理處每月分派的海量垃圾袋,多到用不完,貯存多年一打開巳穿裂。忽然想起初中朋友排演的創作劇《什麼是廢物?》,幾十年前巳經有人探討囤樍行為,即使哪時未有這個用詞。什麼是廢物?阿媽覺得阿女放滿一地,不准人碰的全是廢物,阿女嘆息阿媽不聽人勸,常去拾荒,當廢物是寶。

~囤積者vs收藏者~

英美日韓台的垃圾屋變身節目常把囤積行為綑綁衛生欠佳、空間小、懶惰或貧困,實情不止於此。20世紀美國社會名流科利爾兄弟過世後,人們在二人生前隱居於紐約的高尚住宅,找到重達120噸的垃圾和貴重物品。友人Z住豪宅,母親死後他清掉她生前的囤積物,其中一樣是新碗。伯母生前年年新正頭都買新碗,全套的,用報紙包住塞入櫃,不夠位就隨地放。Z估計家裡有上千隻碗,從沒見阿媽拿來用。Z說﹕「我知有米通,清花瓷,不敢打開,有人來收我巳偷笑。」

不是所有精神科醫生都贊同病理化囤積行為,有醫生認為人是感情動物,不忍丟掉帶著回憶的物品是常情,並認為如果擺放企理,關上門自得其樂,犯不著他人干預。

Y從事創作,屋大,雜物甚多,但有分類和獨到的擺放方式,盡用任何罅隙,妙到令人讚嘆。不過Y仍要睡地板,因為床巳變倉,梳化變另一張枱,不過地上亦擺滿東西,於是Y得晚晚屈腿側睡,卻不以為苦。X回來後繼續獨居,覺得打掃費時,衣服鞋襪被鋪電玩返工衫文件home gym器材......連外賣剩食也堆滿一地,究竟他之前的留學生活怎過的?!每晚X鑽進一堆東西睡去,晨早像破墓般彈起。X說龍床不若狗竇,他家謝絕探訪。

囤積行為私人事,不過隨著年老體弱、雜物堆放易生家居意外、不但影響自己,如果與人同住,問題更複雜。

《信報財經月刊》2019年一篇文章引述美國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心理學教授仁迪 ‧ 佛羅斯特(Randy Frost)2000年的研究顯示,囤積者中有98%無法在家中適度走動,70%無法使用家具,50%無法使用爐具,40%開不了冰箱,42%無法使用廚房水槽,20%無法使用浴室水槽,10%連馬桶也用不了。

速寫單位的雪櫃打得開,雖然全滿。單是櫃門內格就塞滿外賣附送的調料包,阿媽說全是阿女的,據說她一向喜歡叫外賣,疫情期間,叫外賣應該更頻繁。還有人們巳習慣網購,無論輕重厚薄大細三尖八角,全部送到府上,買得極容易。P的工作室七國咁亂,有天上去我好奇問廁所門後放的一箱二箱是什麼,他才記得幾個月前巳收到的商品。其實出入廁所必定看到,可能他巳忙到視而不見。

~自得其樂vs自食其果~

在英國,如果雜亂評級去到#4或以上,醫生會將居民歸類為囤積者,消防會認為上址有嚴重風險,這樣囤積者不單違反了公私營房屋的租約,而且亦違反了《公共衛生法》,此法涵蓋同一屋簷下所有住客。根據《衛報》2023年7月一篇關於囤積行為專題報道,倫敦消防隊曾因某住宅大門與走廊被物品堵住而不能進入災場。2022年倫敦消防隊處理了1036宗與囤積物品相關的火警,造成186人受傷,10人死亡。

《衛報》訪問了英國一位自稱「極度囤積者」的50多歲單親母親,她要照顧20多歲有學習障礙的兒子。由於雜物太多,母親無法走進睡房,只好睡在兒子的睡房,而兒子則睡在梳化。這位母親懷疑自己五年來不斷咳嗽是由徽菌引起,而兒子亦曾不小心扔掉家裡的貴重物件。

W和V老友鬼鬼,W失業後借住V的「別苑」,V有天回來取物發現屋中囤積嚴重,囑咐W清理,W拒絕,並說這是自己的life style。有天V路過回來小睡,睡夢中被從雜物叢林爬出來的蟲咬傷,V硬起心腸向W下逐客令。

T、U熱愛旅行,全屋都是夫婦倆周遊列國帶回來的紀念品,各式帽子、毛巾、披肩、手帕、風鈴、掛飾、匙扣、吉祥物、手辦公仔、開瓶器、杯子、茶壼、模型屋仔......二人說好些東西是免費的,如杯墊、調酒棒、紙餐墊、紙餐巾、水松塞。如果杯墊和調酒棒有不同式樣,他們會千方百計蒐集全套,必要時出錢買。還有handcarried回來各國的汽水,幾百個磁貼可能要買多幾個雪櫃才夠位貼.....與大多數囤樍者不歡迎訪客相反,T和U自稱收藏家,並說將來藏品可變錢,他們把家變成陳列室,熱情邀請每個新朋友到訪。去過的人私下說五顏六色,細細件,一粒二粒的,看多了眼花撩亂。夫婦倆卻非常自豪,不時逐件逐件拿下來抹塵賞玩,那些快樂的回憶即時回帶。直至U中風要坐輪椅,T精神氣力大不如前,一屋至愛忽變負累,亦發生過「山泥傾瀉」,幸好沒傷人。

美國心理學教授羅伯特 ‧ 米勒認為囤積行為和強迫性購物都會破壞人際關係和家庭。誠然,兩者關係密切,台灣公視專題報導過囤積者面對大減價、多買多送或免費贈品時尤其衝動,這些都是他們覺得必須收集囤積下來的「理據」。

《大學線》2023年11月專題報道「走進囤積 ——被雜物埋藏的心理需要」提及一位40多歲的女士患有恐懼症,對很多未有威脅性的事情產生害怕心理,失業獨居後以不斷購物獲取安全感。她拿著各個專櫃的會員卡每月到專櫃領取化妝品樣本,漸漸塞滿了一個中型紙皮箱。這些東西加上新購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堆滿一屋,每次踏出家門只能把門微微打開一條小縫隙側身走。

S自從任職家品店後知道原來小家電來價甚廉,用員工優惠價買下就更抵,漸漸她家的風筒燙斗數量多過家庭人數,家人都可各自擁有專屬家電!即使存放整齊,可以共用的東西為何多買?而且不斷再買?阿仔R常常幫阿媽清物,轉送他人。朋友說若要添置小家電,買之前最好問問他們。嗯,我收過一個新淨的名牌電熨斗。R苦勸冥頑不靈的阿媽忍手,卻不自覺與媽媽看齊﹕「你估吓幾錢?講你都唔信,好抵」。R搜購大量晶石,執到襪帶般連帶購入美觀的盛器與架子安放它們。另一邊廂,R側目同居愛侶Q熱愛蒐集名牌包.......昨天R對我說這些都是過去式。就我所知的一個轉捩點是R有天發現家宅不靈,原來過多晶石令氣場混亂.....人們常常覺得囤積影響物理上的衛生,從沒想到波及能量衛生。

《衛報》總結最近期的研究顯示,50%囤積者同時患有嚴重抑鬱症,20%囤積者同時患有強迫症。與只患有強迫症者相比,患強迫症而又同時表現出囤積症狀的人,更有可能經歷過至少一次創傷事件,顯示強迫性購物行為和強迫性收集並囤積物品的行為,都是當事人作為應對悲傷、失落或創傷後壓力的機制。

~囤積掩藏創傷~

《大學線》記者訪問了香港精神科醫生王駿濱,他解釋醫學上定義的囤積症多數是家族遺傳,患者先天遺傳了家人囤積問題,後天在遇到極端壓力情況,如創傷、壓力、或因身份轉變帶來不適,於是先天和後天因素共同引發囤積症。治療囤積症分為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服藥調理腦分泌,同時輔以輔導,認知行為治療等。

救世軍「"掃"心事」計劃主任、社工王肇言分享,起初幫助囤積人士清走家中物件發現三四星期後打回原形,才明白沒有真正處理到他們的內在需要。他說與其責罵或不理睬,重要是建立友善社區,接納他們,了解他們的故事和內在需要。香港、台灣和日本整理師紛紛分享,面對囤積者,懷著同理心是必需。

山下英子的《斷捨離》一書指出, 患者不能丟東西是因為很多情感寄托。

小時物質缺乏,長大買買買,大堆物品圍繞自己是安全感所在。有人撫摸和端看熟悉的東西來舒壓,只是一件兩件似乎無法餵飽心中的饕餮,於是越積越多。遭遇情傷、喪偶、喪子,物品可能附著所愛的回憶,可以寄情,填補心靈缺口,避開創傷。有個早上我忽然想到,若有個案經歷半生退隱,重新投入社會工作可證巳差不多處理好舊傷,哪知忽然經歷社會撕裂,確知彼此意見極度相左,卻需繼續共居,囤積就成了力保自我陣地不失的分明堡壘。人們常說囤積破壞了與共居家人的關係,若然這不是果,而是因,本來就同住難,相見難,是否無路可出?

Enjoy this post?

Buy percymak a coffee

More from percymak